前天,中風十多年的叔叔過世了. 走得十分突然,快的讓我覺得這是無言的抗議. 聽到這消息,我有點脹然若失. 印象中,這位小叔叔脾氣很好,個性很好,唯一缺點就是脂肪太高,愛抽菸,飲食不均衡. 他有個一般人稱羨的小港公車司機的職務,每天開著公車,載著大多數人上下班上下課. 我一直很好奇,如果真有死神, 為什麼一堆該死的壞人不挑, 偏偏選中我的小叔叔? 他有嬸嬸要顧,有堂弟要養,平常說說笑笑,頂多抽根菸,也不喝酒,更拿過好多優良司機獎. 偏偏,這事就這樣降臨在他的頭上,真的很不公平.

 

叔叔第一次中風時,十多年前吧!? 當他好不容易睜開眼睛,發現大家都在等他醒過來. 然後他想說話,可是依依哇哇,說不出半句自己聽得懂的話語.叔叔開始慌了,掙扎要爬起來,卻更發現自己的左手左腳,已經不理睬他,絲毫不為所動.  叔叔越來越害怕... 他不知道該怎辦,說也說不出口,比也比不出來,到了最後當著眾人面前豪豪大哭起來. 大家都比叔叔清楚,叔叔發生了什麼事情. 可是叔叔無法接受事實,慢慢開始自甘墮落,脾氣暴躁. 後來,經過幾個月的住院,大大小小詳細的檢查和復健,終於,他可以回家,即使智商剩下七歲左右,無法行走,任何事情都必須學習.... 不過叔叔終究走過來,出了院. 大家都為叔叔感到高興,卻私底下拿他做借鏡,逼著我們這群小鬼頭,不能這樣不能那樣,否則會跟叔叔一樣....

 

 死神,從來沒有放棄叔叔..

一年過後,縱使叔叔有定期追蹤治療按時吃藥,卻又二度中風. 這次中風,更兇猛可怕,叔叔差點輸掉這次拔河.  一大群醫生面對死神,絲毫未感到恐懼. 每當死神快得勝時,醫生就下了更猛的藥,更進階的治療,試圖將這條繩子拉回一點點. 大家都只顧著拔河,卻沒有想到這條繩子就是叔叔. 拉扯的越劇烈,雙方越僵持不下,誰也不讓誰. 這當中的兩個月,我伴著叔叔,走過長庚大大小小的診斷室,一台比一台大的機器,還有那種乍看之下把叔叔整個人吃下去,再吐出來的感覺.  常常很多時候,光是看到那種治療或檢查,自己都嚇到快哭了,更何況是叔叔. 他那被身體禁錮的靈魂,卻還要遭受這種折磨.而他,除了哭之外,甚麼都無法表達. 你能想像嗎? 一個三四十多歲的叔叔,哭得比我這十多歲的小孩還要小孩,當下,他的心,是多麼的恐懼??

 

終於,醫生們再度戰勝了死神.硬是將叔叔從鬼門關裡面給拉出來. 現在的叔叔,大概連命都剩下不到半條了吧!? 為了我們大家的希望,他硬是被我們逼得苟延殘喘的活下來. 現在的他,連打理生活都沒辦法了,在大家又要照顧叔叔,又要忙工作的情況下. 叔叔被迫住進了療養院.

 

表面上乾乾淨淨的療養院,笑容可掬的護士. 實際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很奇怪的味道,這股味道中,包含著各種奇怪的藥液,尿袋,嘔吐物,排泄物味道的綜合體. 除了電視的吵雜聲,護士忙碌的聲音之外,外加呼吸器的聲音,病人偶而發作大叫的聲音,湯匙茶杯的碰撞聲之外,出奇的安靜.

 

很難想像,往後的十多年,叔叔就一直在這種地方渡過. 每天吃著超稀的特製噁心稀飯,看著同一個頻道的電視,發著呆,小號直接靠導尿管,大號直接靠紙尿布.  十多年這樣過去,叔叔不會說話,不懂比劃,他就這樣年復一年的度過了十多年.. 病魔依然纏著他,中風迫使他身體開始虛弱,器官開始衰竭.... 他就這樣,很卑微的,低沉的,靜靜的,發出無言的哀嚎.... 直到前天,叔叔再也撐不住了,器官終於衰竭,他用盡最後力氣的悲鳴,拿著死亡的本錢,對我們訴說他這十多年的痛苦.

 

前天.... 他解脫了... 嬸嬸也解脫了,大家都解脫了. 叔叔解開自己禁錮的靈魂,嬸嬸解開金錢的壓力,堂弟解開掛念不定時炸彈的爸爸,大家解開對叔叔的同情感..... 全部人都解脫了.

叔叔走了... 是他解脫,還是我們解脫? 到底是誰把叔叔給束縛?

全部解脫在世的我們,對於叔叔,是否依舊殘忍?

abc37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