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難堪,因為當初是你先說要愛的,是你說要開始的、也是你說要結束的,感覺你要來就來、要走就走,沒把我當一回事、沒把我當作一個愛人;像是個試驗又像是遊戲,這不是cha-cha也不是facebook,先起跑的人怎麼可以先喊停。





愛到一半就離開,就像高潮的時候忽然發生的地震,很錯愕。


是應該只能停下來,但又責怪這個意外來得太不是時候。


然後你說這是該結束的時候。


我很氣憤,當時你追求我很久,因為你一開始就不是我的選項,你的樣子、你說話的聲音、你的工作、你的習慣,有很多都跟我不相符,但卻因為你的認真、你的毅力、你的溫柔,然後有時夜裡,也想過試一試的可能。


可能,也許會是你。


因為,你也不太糟。


愛情的開始,你很專注,就跟追求我一樣認真,我喜歡的花、喜歡的電影、喜歡的包包、喜歡的彩妝,你都會為了我購買、欣賞且等待,你似乎比我還認真對待這段感情,然後不知不覺我也跟著感動,當我想要也回應你的認真的時候,你卻告訴我你不愛了。


該停了、該走了、該結束了。


說分手的話,怎麼會是你說,怎麼能夠讓你說?


你不再陪我去看我喜歡的電影、不會在情人節買花送給我插滿我的辦公室成為一種炫耀,甚至連認真選一個好餐廳吃飯,你都嫌麻煩;你看著我的眼神不再專注,當 我想瞭解你的時候你總會開始潑我冷水,『怎麼現在才想問』;過去,我連包包不小心刮壞你的車,你都可以一笑置之,現在,我碰一下你的手機你都會敏感的跳起 來,過去你包容我的任性,現在卻無法認受我的任性,就連一點點懷疑的猜測你是否有了新歡,你都會大發雷霆,就像我踩到你的尾巴一樣、猜中你心事一樣,你好 像已經、有不能跟我分享的祕密。


愛情就是這樣嗎?得不到的總是最美好,擁有過了以後就索然無味,從開始到熟識、你從認真到冷淡,我看著當初你傳的那些簡訊、那些電郵還有那些情書,都覺得好難堪。


有人說,追求越熱烈的人,結束得時後也會不留情,似乎要宣揚你可以不愛我然後很驕傲,你決定了然後我就得接受,而當時,是我答應才可以開始的、是我答應我們才開始的。


好殘酷。







當初是我先說要愛的,我知道,因為妳有我需要的,迷戀。


妳的笑容很可愛,妳的笑聲很有趣,妳的天真很讓人想捧在手心。


可是,妳總將我放在生活中的最後;先是家人、朋友、工作,就連妳家的小狗要上廁所,都還來的比我重要,上班時間不能打給妳,因為妳要專心工作,妳說不想一 邊跟客戶講話,一邊跟我說話;跟姊妹在一起的時候也不能打擾妳,妳說姊妹的時間需要一點空間,妳不希望當一個有愛情沒義氣的人。


約妳看電影妳得想一下,甚至一定要看某一部電影但妳從來沒問過我是否也喜歡;約妳要吃飯妳也得想一下,得先問我訂了哪間餐廳、好不好吃、熱量高不高,因為 妳說想吃不會變肥的食物、但沙拉與水果並不會讓妳很健康;約會時間到的時候換我得等一下,妳需要好好畫個完美的妝以及穿上漂亮的衣服,讓我在約會地點多等 半小時,妳覺得理所當然,而我從來沒讓妳等,但可也沒有邋遢的赴約過。


吃飯該我先付帳、餐廳該我先訂位,電影要妳喜歡看、MC來的時候又不能出門,每個約會的開始,我都會看到妳的一點點猶豫,『今天要去哪裡?好玩不好玩?會不會很無聊?』愛情,不是這樣的。


我似乎看到妳的比較,妳把與我的時間以及其他的選擇,放在天秤上,工作、家人、朋友都是在天秤的那一邊,而我,則是在這一邊;相愛重點在相處,不是在餐 廳、不是在遊樂園也不會是在電影院,如果真的喜歡,就算只是在公園散步,都划算,約會的過程也不過在製造相愛的回憶,回憶在十年後我們還覺得快樂的片段, 老實說,會讓我覺得划算的約會,也只會在旅館、只會在床上,但那就不一定是愛。


是的,是我先說要愛的。


但先說開始的人、先做追求的人,並不是弱者。


先開始的人,只是比較有勇氣,踏出第一步,先開始的人,只是比較有膽識,先告白,但並不代表,我與妳、有不同的地位,妳可以決定我,所有的夢想。


我可以很gentleman地付完所有餐廳的帳單,當然也包含旅館與妳喜歡的電影還有偶爾妳會刷太多的卡費,也可以很nice的陪妳去逛街、陪妳去接妳的 朋友回家、陪妳的家人去看醫生、陪妳去排那一個限量的包包、陪妳去找工作也陪妳去某個明星的簽名會;我陪妳、是因為我愛妳,並不是因為我愛妳、而我必須得 陪妳。


妳很可愛、妳很漂亮、妳很完美,因此我愛妳、追求妳、想要妳。


但卻,不可否認,這些相處的回憶不斷毀損我對妳的好感,當我發現,我已經不像第一次看見妳如此雀躍,已經不像第一次喜歡妳如此單純,我想,這已經是愛情結束的時候。


妳卻說,當初是我先說要愛的。


但是,先說愛的人,並沒有比較糟,我們不是主管與下司、不是公主與侍衛、不是皇后與平民,我們是平等的,先說愛、並不代表,永遠愛。我可以包容妳、但不能忍受妳,我可以陪伴妳、但不能變成使喚的司機與帳房,不是只有男人可以追求女人,也不是先說追求的人就不能先離開。


妳說我變了,又說是不是愛上另外一個她;是的我變了,也許也會愛上另外一個她;然後呢?我不想解釋太多,Goodbye,我曾經愛過的妳、可愛的妳、美麗的妳、任性的妳。







有時候發現人生,很有趣,有趣的是角度。


從這個角度看那個人,很美麗,從那個角度看那個人,又很醜陋。


從個個角度看那件事,是對的,從另外一個角度再看這件事,卻又錯了。


妳生氣、妳氣憤、妳難過;你無奈、你尷尬、你離開。


然後妳哭哭啼啼的謾罵著,他是個沒良心的傢伙,當初追妳追得狠、離開時也很狠,怎麼可以說不愛就不愛,我安慰妳,心裡卻想著「怎麼不可以。」


當大部分的男人成為主動者,女人成為被動者,當大部分的男人成為保護者、女人成為被保護者,並不代表,男人理所當然的買單妳所有的花費,理所當然的承受妳 所有的任性,理所當然的接受妳所有的喜好與壞習慣;他們為了保護妳而像個英雄,並不代表他永遠是個英雄,不斷的試探、不斷的測量、不斷的考驗,是很多女人 在面對男人的追求,所展現的任性,就像要攀越過這座高牆,才能看見城堡裡的公主。


但愛情不是童話故事,愛情是平等的,但說是平等的,又好像不太符合事實,我想會在愛情成為弱者的理由,就只是比較愛,當時妳偷走他的心,他就像沒有多少籌碼的賭客只能全聽莊家,現在他贖回他的心,他要說結束或繼續都有選擇權。




我常在想,你們的愛情,一個反應太快、一個反應太慢,一個愛得太早、一個感動太晚,如果說能夠一起開始,該會是多美的樂章,有人說愛情就像是一首美麗的二重奏,需要默契才愛得美麗,愛情裡總不會有指揮者,快一點、慢一點、多一點、少一點,需要一點運氣。

當你被愛的時候不要太理所當然,愛情不是熱鍋裡的飯能持續保溫;無論當時是誰先說要愛的,答應了、開始了,你們就在同一個起跑點,沒有誰得讓誰、誰得忍受誰,所有的看倌、都有權力,在冷場的時候、離席。

本文轉貼自 成小山的.貓. 食.遊.記.

 

abc37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